注册OKEx,免费获得价值50元比特币领取教程
本文字数4300+|阅读预计需要 11 min

“暴力”、“拜金”、“性”、“社会讽刺”,这似乎都是电影《美国精神病人》的代名词。故事坐落在物欲横流,崇尚拜金的1980年代纽约,主角 Patrick Bateman是一个物质上应有尽有的“成功人士”,作为炙手可热的股票经纪人,对自身体态、服装、保养、家具无不追求完美。

在帅气、品味与幽默谈吐的外表背后,他着迷攀比,无法接受任何方面输给别人,内心充满污秽和暴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他是一个被“攻击性”控制的人。

如何分析影视剧中的问题,如何将分析应用于个案,简单心理Uni新栏目「影音研习会」,每周都会告诉你。

文|刘改(简单心理认证.心理咨询师)

想写“攻击性”这个话题好久了,如同“关系”、“情绪”、“自信”、“性”一样,“攻击性”是个人成长中“老生常谈”的几大话题之一。

我本人非常喜欢“攻击性”,当然,不是说我赞同有攻击性就要表达出来,而是因为“攻击性”中蕴含了大量的生命能量,例如积极主动性、进取心和自我力量等等…但这些生命能量却因为成长过程中的种种因素被禁锢住了,或者说是转向了破坏性的一端。

这里存在一个“攻击性”整合的问题,即一个人与自己攻击性无法连接,也会惧怕自己的一些与攻击性相关的体验,如厌恶、憎恨、愤怒这些感受,甚至不让自己去感受它们,反而造成了最终攻击性的失控...最近我重温了电影《美国精神病人》,这就是一个攻击性整合失败的案例...



主人公Patrick深陷自己内在攻击冲动的痛苦之中——白天他是有着帅气外表和完美身材的华尔街精英,生活整洁精致,定量进食,大量运动…尽管极容易被触及愤怒的底线,他仍尽力克制着自己强烈的攻击冲动,但会在不为人知的夜晚释放嗜血本性。他努力维持着不崩溃的边界,但最终不堪折磨,走向了彻底的疯狂…



影片中Patrick的两段独白就直接呈现他内心的真实痛苦:

“Patrick Bateman是一个意象,很抽象,但并非真正的我,只是那么一个意象——非常模糊,并且尽管我可以掩藏冷酷,你与我握手仍感觉到我有血有肉,而且你甚至会感到我们的生活方式颇为相似,但我其实并非真我…”

“我具有人类的一切特征——发肤血肉,但没有一个清晰可辨的表情,除了贪婪和厌恶,我内心深处发生了可怕的变化,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属于黑夜的嗜血恶性蔓延到了白昼,我感到了垂死的气息,处于狂怒的边缘,我想我理智的面具就快跌落了…”

这两段的独白让我非常有触动,这其实很多人的真实痛苦。可能有些观众觉得,他是一个精神病人吧?我们有什么可以反思和借鉴的吗?我想本身电影就是一个隐喻,甚至我会觉得这部电影所呈现的心理现实是那样的真实,我们何尝不在为自己内在的攻击冲动所困扰呢?在强烈的愤怒中,我们何尝不怕失去理智,做出一些冲动性行为,但发泄后又让我们后悔至极…



而且,作为一个心理工作者,我看到了许多真实案例正是被无法整合的攻击性的能量困住了。如同Patrick一样,他们内在的攻击冲动就像一头猛兽,似乎要摧毁一切…因为害怕它的破坏力量,他们不得不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控制内在的攻击冲动,譬如强迫、抑郁、人际退缩、身体僵硬等等,这些症状可能都与内在无法整合的攻击冲动有关。

而且,除了被自己感受到的、切身的、强烈的攻击冲动所困惑的人,我也非常关注那些主诉“感受不到自己有任何攻击性”的人,他们否认自身的攻击性,或者说是攻击性被“分裂”出去了,但可能会以“隐形攻击”或“被动攻击”的形式存在。他们可能会激发他人的攻击性,使自己成为被攻击对象,这样他们就是受害者,而不用为攻击性负责了。但是,回避并否认攻击性的母亲会造成孩子人格层面很大的问题,甚至是病理性的,最严重的就是自闭症。

可能此时你会问:“攻击冲动太可怕了,那么我如何更好地控制我的攻击冲动呢?”也许我不会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我更想谈谈“为什么会失控”,因为我相信,有此困扰的人已经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控制自己的攻击冲动了…

整合攻击性本身就是我们每个人的自体发展任务之一,在获得攻击性控制能力的同时,也会将攻击性转化为人格中更有建设性的力量,例如生命力、积极主动性、坚韧的品质等等。所以,如果出现了攻击性的失控,一定是这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发生了某种失败,使攻击性只能以失整合的、更具破坏性的和更原始而强烈的体验存在。



回到影片中,Patrick在成长中经历了什么,会让他最终走向失控?

虽然电影里没有描述,但是通过一些细节和背景,以及Patrick的人格特点(自恋、分裂、刻板、追求完美),可以猜想他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母金钱至上、自恋、情感淡漠,在意各种外在标签,对Patrick会提出各种要求,很难关注和谈论Patrick内心的真实情感和痛苦。家庭中可能平时维持着风平浪静、一片繁荣的景象,但却没有情感交流,并会在某个时刻爆发激烈的冲突…

同时,从Patrick攻击冲动的特点来看,原始且残忍,缺乏边界,无法在幻想中去处理自己的冲动,并最终冲破了幻想和现实的界限;Patrick也提到了他有疯狂地想肢解年轻女性的冲动,他在性爱中会虐待、撕咬女性,以及他在本子上画出的自己对女性的暴力幻想,他对“母性”有着如此强烈的愤怒…以上的一切,都传递出了他在婴儿期母亲对他攻击性的回应和管理的失败



我们都知道,在生命初期,婴儿完全处于主观世界和全能控制中,认为乳房、母亲、世界万物都是他由创造出来的,他与环境/母亲是完全融合和没有边界的,他的幻想即现实。我想Patrick在这个养育阶段(即婴儿对母亲的绝对依赖期)应该是被照护得不错的,他妈妈可以及时满足他的需要,并且雇佣了保姆帮助她完成照顾工作,或者干脆由一个可靠的保姆照顾他。

接下来的人格发展过程,在婴儿6个月左右时,他开始逐渐与母亲分离。母亲需要小剂量地“挫败”婴儿,即当婴儿饿了、哭闹的时候,妈妈延迟满足婴儿的需要,但是又不能创伤婴儿,可以在婴儿崩溃前回应并满足他的需要。当然,母亲也不用刻意去挫败婴儿,只要从对婴儿的完全贯注状态中撤回,慢慢意识到自我需要即可,她可能会到感受照顾婴儿太累了,甚至有些厌烦,拖延一会儿再去回应他…

这个过程非常重要,会让婴儿逐渐建立了现实感——世界不是我创造的,是本来就存在的,母亲也是独立于我的…我想,Patrick正是在这个阶段发生了养育上的失败。

这时婴儿的内在体验,并不是平静地、自然地接受与母亲的分离,对于“逃脱”他全能控制的人,婴儿的生物驱力会带来一种急迫性(就像人在生命危机时刻下意识地要抓住什么),他会抓咬妈妈,想把妈妈全都吃掉,吞到自己体内,从而继续和妈妈融合…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生存。在后来Patrick疯狂时,他对女性的撕咬正是将婴儿期的这部分无意识幻想付诸现实…



前文中我提到了妈妈要小剂量地、在婴儿可承受范围内一点点与婴儿分离,具体来说,就好像是第一天让婴儿多等一分钟,第二天让婴儿多等两分钟,以此类推…到了某一时刻,婴儿就发展出了容纳不被满足、环境不受控制的原始焦虑的能力。

同样,小婴儿会做出一些“反抗”,咬妈妈、抓妈妈,妈妈也会一次次容纳他的行为。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妈妈还在那里,并没有变化,妈妈是一个鲜活的客观存在。同时,小婴儿也整合了他的本能冲动,让其成为自身感受的一部分,也转化成了自我力量,可以承受和继续整合成长过程中更多的未知体验,也就是他的人格在逐渐强健。



值得强调的是,对妈妈的抓咬只是婴儿的自然反应,在婴儿的主观意识里,是没有摧毁性意图的…如果这个时候,妈妈因为无法接受被攻击,认为婴儿的抓咬行为是对她的不满,并对婴儿实施报复;或者对婴儿的情绪实在是不耐烦,干脆把婴儿交给他人抚养,而其他养育者也没有很敏感,与妈妈的照护有很大的差异…

在婴儿体验中,环境发生了巨大的、突然的改变,婴儿的持续存在彻底被打断,他感觉是自己“摧毁”了之前的美好世界,为自己的内在冲动注入了“摧毁性”意义,他的内在“攻击冲动”成为了摧毁性现实。

某种程度上,婴儿是在摧毁着什么,他摧毁的是他主观世界中的理想化客体,一种可以控制世界的魔法能力…但我们都知道这些是不现实的,而需要逐渐现实化。所以,在这个阶段中,母亲真实的幸存并保持情绪一致是至关重要的,这会让婴儿知道他的摧毁力量只是幻想罢了…之后他也有能力在幻想/游戏中处理自己的攻击冲动,而不需要付诸行动。

Patrick的母亲很有可能对这阶段他的各种变化极度不耐烦,或者自己实在没有耐心去抚养这个婴儿,又或者是突然性地更换了保姆,很有可能在这个阶段频繁更换保姆,这些对于Patrick都是非常创伤性的,也让他的自体发展彻底停滞了…

也就是说,Patrick的养育者没有帮助他发展出可以涵容,以及在无意识中加工处理原始冲动的能力,让他的攻击冲动一直“飘”在身体里,不得不用一些原始的防御功能(全能控制、分裂、行动化等)去控制它。他的人格结构因为自体发展的被打断而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就像一座胡乱堆砌的危楼,终有一天会倒塌。

正如Patrick自白中的描述,他只是一个华丽的空壳,外在看起来和其他人无二,甚至他的生活状态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华尔街精英。但是在精神层面,他是一个不被满足的、贪婪冷酷的婴儿,对现实世界全能控制的逐渐失败(即原始防御的瓦解),激起了他的狂怒,并最终走向精神分裂(因为只有这样,彻底丧失现实感,世界才能继续为我所控)…



可能你也会问,Patrick的养育创伤会不会发生得更早?我认为就算早,也不会早于4个月,因为更早期的养育创伤造成的病理性表现中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攻击性,而可能表现为“世界要毁灭了”这样的灾难性幻想。当然人格发展是非常复杂的,我在这里只是提出了比较大的一种可能性假设。



另外,温尼科特指出,一个人的攻击性有三个来源一是来自本能冲动和生命活力,即前文描述的生物驱力;二是来自反应性,即环境/客体不满足婴儿的需要可能会引起婴儿的愤怒;三是来自他自身的持续存在被打断,即环境/客体向婴儿发泄他的情绪,或者强加给婴儿一些不是来自于他自发性需要的东西。

我前面主要阐述了Patrick内在本能/攻击冲动的发展线,而我们也看到了过程中也有很多第二种和第三种的来自环境/客体的攻击性来源,我想这在他之后的成长环境中也会不断发生,这些都为他内在的攻击冲动造成了累加…

最后,我想谈一谈,对于存在着攻击性整合问题的人的成长。

不论你有什么样的表面症状,或者用什么策略去防御和控制内在的攻击冲动,我们最终还是要去面对它。控制只是一种策略,攻击性的整合需要在一个稳定的、有建设性的关系中才能实现。但往往强烈的攻击性对一段关系的破坏力也是巨大的,除非对方足够稳定,以及双方有着非常坚实的关系基础。

需要区别的是,这不是一段“施-受虐”关系,与攻击性未整合的人长期相处很容易陷入纠缠的“施-受虐”状态,尤其是那些善于使用“被动攻击”的人,这是他们控制关系的手段,“我是受害者,你要为我负责任!”而关系中的另一方往往由于自己强烈的内疚感而做出妥协。

只有双方都有足够的反思能力和自我力量,才会逐渐走出强迫性重复的关系模式,最终可以实现攻击性的整合,这个过程对双方的消耗都是十分巨大的。所以,客观上,我还是建议你通过心理咨询去解决攻击性的问题。



点击名片,看看作者的其他文章



抑郁 | 安全感 | 焦虑

低自尊 | 人间愤怒 | 情绪症状 | 人际关系

父亲与育儿 | 心理咨询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售后服务
    • 关注我们
    • 社区新手

    QQ|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币玩家 ( 宁ICP备12000787号 )

    Powered by BTCKOL.COM X3.4  © 2008-2020 比特大咖汇